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
最全面的棋牌行業資訊
棋牌資訊
返回 >
當60%游戲同行死去的時候,這些游戲公司卻埋頭數錢
發布時間:2019-03-26 14:43編輯:網狐管理員來源:麻辣娛投
字號:

本文出自微信公眾號:麻辣娛投   作者:十三先生 

曾經意氣風發的游戲主策,

如今自動降薪只為保工作

X是我四年前在五道口一個行業飯局上認識的兄弟,當時他正在某如火如荼的游戲公司做Game Designer(游戲策劃),據飯桌上的同行充滿艷羨地說,x此人是行業內難得的人才,他早年明明是寫網文的黃金大神,但因為酷愛游戲,寫了一款游戲向的網文,被某游戲公司創始人看中,花錢買下了那本書的游戲版權,順便雇x為那款游戲的劇情策劃師兼腳本編劇,一入行,薪水就比普通同事高。

席間,x此人口無遮攔,葷段子張口就來,逗得一桌子幾個小姑娘都面無菜色,我頓覺此人行為粗鄙,不由暗暗將此人劃入不可交分類中。

飯后,有人提議去ktv,那時候大家交流行業信息,一群人聚在一起,喜歡去ktv點幾首歌,大家樸實而認真地彼此交流,不像現在都坐在漫咖啡里,張口閉口談著幾千萬的生意。

在ktv里,有喝高了的男性友人叫來服務員,要了6個包房公主,清一色的小妞們進來,起初還有人扭扭捏捏,x最先捉住其中一名姑娘的手,兩人眉來眼去,沒一會兒就勾肩搭背的唱起了情歌,輸了就脫衣服,其他人見狀也不再拘謹,氣氛很快嗨起來。

間隙有人問起x公司正在策劃的游戲,x含糊不清地說了幾句進度,透露的既不是什么商業機密,卻又顯示出他確實精通于游戲,無論對于游戲的背景、音樂、乃至關卡設置,系統數據的規劃,都頭頭是道,也樂于分享。

但這不是我最終改變對他認知的原因,在北京,夸夸其談的人何其多,沒必要搭理他,我依然自顧自地喝著酒。

直到酒局散場,臨到結賬時,其中兩個男性友人不肯買單了,理由是他們對于公主的服務不滿意,叫來媽媽桑一頓批。

這頓飯本就是行業飯局,臨時組建的微信群,大家誰和誰都不是特別熟,沒必要充冤大頭為別人買單,因此場間氛圍有些尷尬。

眾人都裝作未聽見,有人低頭玩手機,有人假裝在點歌,有人在打電話。

X放下酒瓶,對媽媽桑揮揮手微笑著說,放心吧我來結賬,他把那兩人的賬結了,轉過身又去安慰那兩個嚇壞的小姑娘,渾然好似現代版韋小寶。

大家各自散去,我在路口等出租車時,x開著一輛拉風的敞篷寶馬出來了,見到是我,他沖我興奮的揮揮手,問我住哪兒,略一沉吟就說“順路,上來吧,我送你。”

我略一猶豫,還是上了車,這一上車,自然就免不了多問幾句,x很豪爽,有問必答。

于是半個小時的路程下來,我便得知這位仁兄年薪六十萬,很受公司老板器重,從劇情策劃到公司游戲主策劃,只用了一年時間。

但六十萬顯然不夠買跑車,他說車是女朋友的,女朋友據說是某外企高管,他對于吃軟飯這一點毫不避諱。

他說他小時候,父母工作都很忙,家里最常陪伴他的是保姆,自從老媽有次從日本回來,帶給他一臺fc游戲機,從此他的節假日都奉獻給了這臺游戲機,魂斗羅,超級馬里奧,松鼠大戰,這些平臺動作冒險游戲帶給了他童年最初的快樂。

2000年的時候,他自己攢錢買了一臺世嘉,是國內最初玩到幽游白書游戲的一批人,包括索尼克,夢幻模擬戰,戰斧,在那之后,一大批優秀的游戲不斷橫空出世,格斗類游戲,策略游戲,rpg,市面上能想象到的游戲,他在初中的時候就幾乎玩遍了。

再后來,就入了主機游戲的坑,買了ps1,隨后就ps2,ps3,一直到最新款的ps4,他一定第一時間找代購。

他說,在他的世界里,游戲占據了最重要的角落,哪怕女朋友也不能超越,游戲給他帶來了最原始也最簡單的快樂,時至今日,也只有游戲才能讓他獲得放松。

但他從未想到過,自己有一天會進入一家游戲公司,研發游戲,成為游戲的主策劃師。

“我希望自己研發出來的游戲,能夠創造一些美好的、單純的快樂,就像我小時候玩到的那些游戲一樣,能帶給更多人精神上的快樂和滿足。”

但是當然,當興趣變成了工作,當愛好變成了職業,就不僅僅只是興趣愛好那么簡單,作為文科生 ,他必須比那些專科生花更多的時間,去學習游戲的相關語言,掌握各種游戲軟件的動手能力。

后來的兩三年,我知道他從主策劃升職到制作人,又從制作人升級到研發總監,直至公司項目副總,幾乎算得上是火箭一般的升值速度了。

每次去北京出差,若有機會相見,飯桌上,他幾乎每次都是那個搶著買單的人,春風得意馬蹄疾,形容的就是他了。

直到前些天,一個深夜,他給我打電話,聲音沙啞,說,兄弟,我們北京的公司倒閉了,我千里迢迢投奔廣州的一家游戲公司來了,雖然薪水降到了原來的三分之二,但總算有工作了,你給我接風吧。

久未謀面,我怎么也無法把眼前這個頭發幾乎花白,滿眼滄桑的人,與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聯系起來。

X不是一個喜歡訴苦的人,但是幾杯酒下肚,我還是弄明白了原委。

原來,他所在的游戲公司,開發的重點項目是他負責,而他做出了幾乎致命的錯誤決定:為了讓游戲盡善盡美,原本能在2018年夏季上線的游戲,他說服老板,將游戲推遲半年上線。

結果大家都知道了,2018年下半年的游戲市場里,版號炒到天價,游戲公司成了資本市場的棄兒,公司無法融資,發不出工資,一大批程序員辭職,項目就此擱淺。

雖然他不是公司老板,不需要為公司的破產清算負責,但他依舊覺得自己對不起整個公司的人。

為此他很是頹廢了一段時間,直到存款告急,女朋友鬧分手,此前兩三年他并沒什么存錢的概念,花錢如流水,女朋友并不介意他吃軟飯,可是戀愛一談三四年,他還沒有結婚的打算,女朋友徹底心寒了。

“我那時失業,一分錢存款都沒有,女朋友事業卻節節高升,我不介意她賺錢比我多,但我介意,她看我的眼神充滿了憐憫,所以我離開了北京。”

今年年初整個游戲公司遇冷,他求職四處碰壁,一再降低薪水標準,但也沒有合心意的工作,直到廣州的一家游戲公司向他拋去橄欖枝,他立刻二話不說連夜做飛機來廣州。

我們在一家清吧里喝酒,他舉著酒杯,眼神迷惘,說,他和老板代表公司,發出游戲停止開發通知的那一天,開發團隊百來號人,聚集在大會議室里看著他,有人輕聲啜泣,有人憤憤喊著要三倍賠償,他覺得是自己害了這些一起奮斗兩三年的兄弟。

“我找到工作了,可我那些兄弟,還有一大半人,至今沒有著落,我對不起他們。”說這話時的他,整個人仿佛蒼老十歲。

我無法安慰他說,推遲游戲上線的最終決定是你們老板,你不必負疚,這種話,不如不說。

我們都是時代大潮中的螻蟻,潮水的去向決定了每一滴潮水的命運,人力不可預測,也無法抵抗。

游戲市場遇冷,

但某些游戲公司卻埋頭數錢

x的公司,之所以最后關頭停止運營,主要原因是公司無法持續融資了。

前幾年的游戲市場里,許多游戲公司的運營成本全靠資本注入,在文娛以及游戲產業,因為投入成本高昂,創業者無法憑借本身能力持續造血的情況下,前期由資本機構注入是一種商業模式,但這卻不是唯一的路徑。

很可惜的是,當資本熱潮來臨時,創業型公司被資本熱捧,忘記了生意的本質,是賺錢。

游戲公司也不外如是,一款游戲,從制作到發行,除了畫面、游戲操作、聲效等因素外,檢驗一款游戲是否成功,不僅僅是靠開發者的自嗨,更要看游戲發行之后,市場能賺到多少錢。

不能賺錢的游戲,在商業模式來看,都是失敗的。

前幾天,一篇文娛市場將會有90%公司即將倒閉的信息,刷爆朋友圈。

游戲行業與文娛行業,息息相關。

究其本質,無論是文娛行業,還是游戲,他們都提供的是精神服務產品,負責娛樂大眾的精神和情緒,這兩者有著異曲同工之處。

既然文娛行業遇冷,游戲行業自然不會例外,尤其是,當整個游戲行業的版號受到政策限制的時候,不可控因素太多了。

再加上前幾年投入到游戲行業的資本機構,大多數都以失敗告終,高風險+低回報+不可控因素,種種情況導致資本遠離游戲行業,也就不難理解了。

聽說過一則軼聞,一個游戲公司的老板,在2018年年底,lp要求看年報的時候,老板失蹤了。

那段時間,正是好幾個創業者自殺新聞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。

然后,lp比老板的妻子還著急,還要關心這家公司的老板,每天給老板發短信安慰他,大不了東山再起,哥們你可千萬別自殺。

很多人開始唱衰游戲公司。

但在游戲行業一片瑟瑟發抖的寒風中,卻不乏一些企業埋頭吃肉,低調賺錢。

大約三四個月前,為了幫朋友咨詢一個大廠的三四線城市廣告投放,我接觸到了幾家棋牌類游戲公司老板。

約了其中一位老板出來吃飯,我以為他們也會活得很艱辛,結果他開著新買的特斯拉出現,滿面春風,據說公司最近新上線的麻將游戲留存良好,利潤頗高。

手游用戶的獲得成本高至80—100之間,而棋牌類游戲,用他的話說,幾乎是0成本,最開始的客戶,來自于線下。

只要線下有足夠類似于村里開麻將館的老板,就能源源不斷拉來客戶,而他們給這類“中介”的提成很高,棋牌類游戲用戶忠誠度很高,一般都是約上三五好友長期對戰,只要做好預防其他公司拉人的機制,基本上就是穩定盈利了。

他們公司也就十多個人,開發了一款麻將游戲,一款地方斗地主,就靠著兩款游戲,四年的時間,賺足幾百萬,不需要投放渠道,自然也就無需巨額成本支出,所以他拒絕了各種投資。

再加上棋牌類游戲流量可觀,抓取的又基本都是二三線的流量,偶爾接游戲里的廣告,用戶只要點擊廣告,就能免費進入房間玩游戲,廣告費也很可觀。

此外,游戲發行公司也在寒潮中越來越滋潤。

當所有的游戲公司都在搶流量的時候,游戲買量的價格也就水漲船高,而手握流量的發行公司,就成了被“跪舔”的角色,幾乎等同于甲方:盡管他們其實是乙方,靠著游戲公司的投入來賺錢。

一家深藏于貴州的某發行公司,18年流水過億,他們靠著游戲發行、游戲賬號買賣、游戲充值折扣等手段,幾乎形成了產業的壟斷大佬,因為手握著5000萬充值用戶,大多數游戲公司,都會有求于他們。

在這個行業里,當超過60%的游戲同行默默倒閉的時候,這些游戲公司卻埋頭數錢,當我問x對此有何感想時,x抬起頭來,不無郁悶地說了一句:

“他們不是游戲公司,棋牌游戲只是利用了三四線城市中老年人的無聊心態,降低了他們找人打牌的時間成本和方式;

“至于發行公司,則完完全全是趴在游戲公司身上吸血的禿鷹。但是在我看來,這幾類所謂的游戲公司,其實做的不是游戲,他們對游戲沒有熱愛,他們愛的只是賺錢,游戲不過是賺錢的工具。”

X兄認為,他們所研發的游戲,具有高端審美和高級品味,那才是能夠給人們帶來樂趣的游戲。

他大概不會想到,棋牌類游戲,也給三四線城市的用戶提供了精神娛樂,一樣滿足了他們想要通過游戲獲得快樂的精神需求。

本質而言,都是提供服務,誰的服務更能滿足用戶,就更受市場的歡迎,用戶是用時間和金錢投票的。

從個人角度而言,游戲有高級與低級之分;但從商業角度來看,游戲行業本就是一門生意,生意只有兩種,賺錢的與虧本的。

經歷這一輪的洗牌,依舊活著的游戲公司,或許是時候靜下來想一想:什么樣的游戲,才是用戶真正需要的、又能賺錢的好游戲?網狐科技致力于棋牌游戲開發15年,擁有大量棋牌游戲成功案例。

   想開發一款悶聲發財的棋牌游戲,歡迎咨詢熱線電話:400-000-7043


掃碼二維碼咨詢更多棋牌游戲問題 

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僅為傳達更多信息,不代表網狐立場,如有侵權請立即聯系我們處理。

( 全文完 )
客服中心

關注公眾號獲取行業干貨

在線客服

易小姐QQ交談
張小姐QQ交談
南小姐QQ交談
周小姐QQ交談

服務熱線

400-000-7043
返回頂部 QQ在線 電話咨詢 關注官微 官方微信 點擊分享

官方微信

微信

微信號: 網狐棋牌開發公眾號

掃一掃,關注網狐

發現更多精彩

官方熱線

服務熱線

企業QQ

客服熱線

分享

QQ空間

騰訊微博

QQ 好友

新浪微博

開心網

貼吧

微信

人人網

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